呵呵

【忘羡】如兰(上)

           蓝忘机是一颗树,一棵根正苗红的白玉兰。

     这棵白玉兰与别树不同,即使每天从一千多平米的灵植园中醒来,也丝毫没有任何骄纵,十分笔挺,非常雅正,与外墙那只花里胡哨的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说得就是那只叫魏婴的野山鸡。       那个魏婴是十里八方最俊俏的山妖  ,整天东游西逛,调戏调戏这个,撩逗撩逗那个,无所事事极了,不过他最喜欢挑逗还是那颗小正经的白玉兰。     

   魏婴和蓝湛第一次见面是在灵植园的墙头上,蓝湛所在的地方原是一位修真者的洞天福地,后来这位大能也不知 是飞升了还是让雷劈挂了,只剩了园子,有名曰云深不知处,整日仙气缭绕,机关结界无数,小妖们轻易不敢接近。那天魏婴让狗的上了墙,翻过墙来还摔进正在给本体浇水的蓝湛的怀里,墙外的狗乱嚎,魏婴死死的缩在蓝湛的怀里就是不出来。天可怜见的蓝湛,化形没几年,一直在园里生活,和族人生活从来也是以礼相待,哪里与人…哦不妖有过如此亲密的肢体接触,一张小俊脸儿涨得通红。  

      过了一会,墙外声音弱了下去,他才一咕噜从蓝湛怀里出来,扯了扯袖子,理了理头发,还自来熟的给蓝湛打了个招呼,仿佛多年未见的挚友,“嗨,朋友,早上好。”     

    蓝湛看了看升的老高的曰头,没有搭理魏婴的胡说八道,正色道“:云深不知处不许妖邪入内。”      

   魏婴斜倚在树旁道“:我不是妖怪呀。”    

      蓝湛没说话,只是盯着他。

“哎呀,不要这么严肃嘛。”魏婴挥了挥手的两坛酒,“来让我们喝一杯,交个朋友。”

“云深不知处不许饮酒。”蓝湛盯着他,眉头微微皱起。

“唉,你除了这个还会说什么,你不喝我喝”说着魏婴就扬头饮尽了一坛,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另一坛尽数洒那颗玉兰树上,并在蓝湛拨剑暴起之前跳墙逃跑。

        那一天,山中的妖怪又回想起被魏婴支配的痛苦。
        

       TBC.             

【荼岩】我好像遇见了我的英雄

      20楼    小秋秋嫁我
    
     哟,要搞事情呀。安岩这小子欠了什么情债呀。

      21楼

     Ls你居然说出来了。

      22楼   Lz

      哇,名字也好好听呀

      23楼
     
     唉,又是一个跪倒在安岩牛仔裤下的痴汉。
 

     24楼   Lz

     为什么是‘又’

      25楼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THA中,有超过三成以上的未婚人士对安岩抱有超越友谊的好感。

      26楼

      啧,真不知道那小子有什么好。

      27楼

      回Ls,他的确没什么好,也就是比你帅点、温柔点,有钱点,身材好了点。

      28楼

      身材好了点是什么鬼呀,难不成你看到过了。

       29楼   (27楼)

        是啊,我曾经有幸和安岩小天使一同出过任务,在任务里我不小心,无意中,可能看到过一眼,就一眼哦,真是盘靓条顺。如果没有另一个人用必杀死的眼光看着我就更好了。

       30楼    痴汉一号

         啊!Ls混蛋,我还没看过呢,嘿嘿,分享一下。

        31楼    痴汉二号

         就是,就是。

         32楼

          Ls两位注意一下,这是情感贴,不是xx资源分享,当心被封号。

          33楼

          只有我注意到了另一个人吗,不会是那个吧。

          34楼

           嗯,能和安岩搭档出行又镇得住29楼这种辅助系的老司机女流氓的,应该是他没错。

          35楼

           我活在火星吗?谁来给我解释一下,上面的地球人在说什么。

          36楼

           Ls的确实活在火星,这年头THA里还有人不知道他,你新来的吧。

           37楼   (35楼)

            内什么,兄弟前两年犯事让发配了,最近才从埃及调回来。

           38楼   王  月  半   子

            Ls不容易啊,非洲妹子怎么样,带不带劲。

            39楼   小秋秋嫁我

             胖子你要是好奇的话,最近正好有一个去刚果分区的名额,兄弟我满足你。

            40楼  

            插个楼, 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神茶,37楼满足你。

            41楼

             NO,Ls你干了什么。

             42楼   神茶

              。

              43楼

              参见大神。

              44楼    神茶

               这是何物.

          

           TBC.

            

        

【荼岩】求爱记2

设定:二季以后,但飞机没失事,神荼留在THA但未加入。
       
         “翠花,翠花……你别扯我领子,这让人看见多不好。”安岩嘴边的牙膏沫还没冲掉就让罗想从被窝里掏出来了,这会儿鸡窝头上还飞起一撮毛。
          “我说你心也太大了,看”罗想手一指院中,让安岩看了个仔细。

          庭中院下,一男一女站在竹林边交谈着,甚是悦目,好似一对壁人。

          “看看,看看”罗想把胸脯拍的啪啪响,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
        
          “唉,不就是瑞秋又在游说神荼加入了吗,干吗,又想蒙我”安岩把十指插进乱发里向罗想摆出个萌萌哒的表情。

            “是谁当时信誓旦旦说如果找到神荼就表白的,这都拖了三个月,我都替你急呀,再拖下去你或许都可以去参加神荼和某位妹子的婚礼了。”罗想眼白翻的都快上天了,满脸恨铁不成钢。

             “让我再想想,再想想……安岩的的声音小了下去,晨光撒在他低垂的眼睫上,落下一片细密的阴影,罗想几乎看不清他的表情。她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安岩的发梢,默默走开。

              并非安岩不想表白,连胖子都打趣安岩对神荼是一往情深,居然一路找到了巴黎。神荼不可能不懂,而对于他的明示暗示,神荼一概保持沉默,也不疏远他,就保持着这样暧昧的距离。正如他对神荼说过的那样,他是安岩的英雄,是安岩一生最好礼物,在未曾相遇的二十年中安岩从未像现在这样鲜明的活着。只是他的这场自虐式的暗恋,怕是有始无终。

            “喂。”正当安岩悲伤春秋之时,脑门一痛,抬头就见瑞秋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

             “怎…怎么了?”安岩身子一歪躲过了瑞秋又一次挥过来的笔记本,不料靠在了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神荼身上,他全身僵硬,连忙回身坐正。

               “你最近老发呆,怎么,思春呀”瑞秋笑了笑,眼神在安岩和神荼间来回游离。“咳,最近有个任务,你出一下。”

                “哦,我去通知胖哥和张天师。”安岩说着就要离开, “不用”。有谁按住了他,身边的神荼坐的更近了些,那双灰蓝色的眸子静静盯着安岩,他伸手拿掉安岩肩头的一片落叶,轻轻说道“就你和我。”

       TBC.

【荼岩】偶人

      序.
   
      美丽的布兰德小镇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这里的人很少与外界接触,好似个安静的世外桃源。

       今天是少女玛丽的成年礼,神父正用各种赞美的语言为她洗礼,台阶英俊的男孩深情的注视着她,镇上的人们纷纷赶来教堂送上祝福。可身为主角的玛丽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她对于受洗并不感兴趣,只希望可借此引出那个让她难忘怀的少年。

        几年前,她与少年结识在姐姐的成年礼上。但那天过后她的记忆就模糊不清了,只记得她与少年在海浪中嬉戏时,他的笑容那样灿烂,好像塞纳河畔的阳光。

       在神父的歌颂中,玛丽终于礼成。她站在高台看着缓缓散去的人群,有一个男人逆着人流走了进来,在站台上放下一个布偶便离开了。玛丽猛得回过神来,从高台上跳下去,跑了出去,却只看见黑色的袍角消失在墙边。

        她认得那个男人,那天就是他带走了少年。这几年她不顾奶奶的劝告四处打听少年,却意外得知了男人的消息。他是镇上有名的人偶师,暂住在后山。

        她对那个男人有种本能的恐俱,尤其带走少年时,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她,让她有种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的感觉。

         人群散尽了,玛丽坐在教堂的石阶上,默默的望着渐沉的夕阳。少年最终还是没来,玛丽长叹了口气,走下了台阶。

         

【荼岩】我好像遇见了我的英雄(论坛体)

THA专栏,战斗|辅助系曰常区 

     1楼   Lz
      如题,我是THA战斗系的新人,前几天出了个B级探索,由于人手不够,我没有分配搭档。但总部给我临时配了温柔的小哥哥,出任务时他特别照顾我,多次相救,我很想感谢他,但不知他是谁,特来救助。

     2楼

     沙发,我闻到了恋爱的味道,Lz是女生吧。

      3楼
     LZ走错了吧,感情问题请走隔壁情感区,别来这秀。

     4楼  (Lz)
     因为他也是战斗系的,所以我想来这碰碰运气,如果有困扰马上删。ps:对,我是女生。
    
     5楼   
     Lz没关系,别理3楼,战斗系老男人到更年期了。
   
     6楼
     呵呵,Ls辅助系八婆。
      算了,Lz下不为例就好。
  
     7楼
     开屏见战辅撕逼啊。

    8楼
    壮哉我大战斗系,多少年没见过妹子了。

    9楼
    就是,活的妹子,舔舔。

     10楼
      Ls两位歪楼好吗,Lz,你能描述一下吗?

      11楼 Lz
      我们南亚出任务,他戴一幅金边框眼镜,穿了件牛仔外套,里面一件白衬,上面还画了个蛋,简直太好看。

     12楼
       唉,Lz这是陷入了爱情呀。
     13楼
    等等,几天前南亚B级探索,眼镜,牛仔衣,他是不是使双枪,还喜欢转枪。

     14楼 Lz
    对对
     
     15楼
     莫非

     16楼
      是

      17楼
      Ls,别卖关子呀。

      18楼   王月半子
       哟,有好戏呀,快来@我的斗@瑞春夏秋@小秋秋嫁我。

       19楼
      呵,楼上惊现大人物呀。
      
       TBC

    

【荼岩】求爱记

ooc严重,私设多,有原创女性角色:罗想

     啪,密宇门开,罗想几乎是从门里爬了出来。转头就看某位安姓男子在大爷样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吃的正香。
         “哟,取经回来了。”安岩又向嘴里塞了块粟子糕,混不清的说道。
          “是啊,二师兄。你是吃的开心了,我差点被你家那位练死”。罗想拿起椅背的毛巾擦汗,那一的鼻青脸肿加上冷笑,活脱一个罗刹。
        闻言安岩连忙捂住罗想的嘴,心虛的望望从身边远去的背影,小声道“你瞎说啥。”
        “不是吧,还没表白。”罗想扯开安岩的手换上了一幅嘲讽的表情“你不行吗,安仔”
         “呵呵,你就行了,罗翠花”
          “靠,不准叫这名。”罗想操起手里的毛巾向安岩扔去。
           “咋的了,你们那不是起个贱名好养活吗?还不准人叫了”安岩略一侧身,躲过毛巾。
          “是啊,二蛋,在我们那你这败家老爷们是要被打的。”
        
          “唉,不贫了,话说你练的怎么样啊”安岩说
          “还能怎样,神荼真是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一进去给我们一顿胖揍。一句话都没有,唉话唠的悲哀。”
           “练习吗,你太弱,自然成单方面虐杀了”
            “真是的,还没过门就给开始给人家说话了,思夫心切啊,我说有这功夫还不去表白,是男人就上啊”
            “这不是武力值不够,怕被打吗,在等等,在等等。”
            “唉,我说你……”罗想突然噤了声,眼珠子瞪老大。
               “怎么了?”安岩问道
         安岩转头时 一只绑满绷带的手握着瓶水从他耳边擦过,那张肖想已久的俊脸不断放大放大……直到落坐在他身边,他那半口粟子糕直卡住了。
         “慢点,还有。”神荼一边拍着安岩的背,一边把水递过去。
           “谢……谢谢”安岩灌了半瓶水之后,就瘫在椅子上大喘气。
          罗想看了看神荼腿边那袋明显不是给自己的吃的,又看了看他轻抚安岩后背的手和 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笑,用手撑住下巴那点没受伤的地位,笑道‘可以吗,安岩,有希望哟。

          
未完.


【荼岩】夙愿(1)

          早饭的香气一点点从厨房中漫出,安岩挂在门口不住的向里探。看见神荼走出来了,连忙凑过去“好了吗?”“嗯”神荼拿起一旁的汤勺向碗里舀稀饭,手指捏在白色骨瓷碗边,指节微凸,细嫩而修长,甚至指尖都修剪的一丝不苟。‘真好看,不愧是弹琴的手’一旁飘荡的安岩没忍住自己三俗的心思,目光在那只手多流连了好一阵。                
               
              “喂,哥们。我的饭呢?”安岩死死盯着在椅子坐下的神荼。          

             “你是鬼。”椅子上的人丝毫不受影响,沐浴着安岩必杀死的目光依然可以优雅的进食。            
               “我不管,现在早饭时间,你让我怎么办。”         
    
               “我吃,你看。”               

               “没人性的家伙,连鬼都虐待”安岩把实木的桌子拍的啪啪作响,企图吸引对面某个没人性的家伙的注意,奈何屡次无果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后,拿起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秦简,THA大学荣誉校友,钢琴小王子,容貌俊美,气质不凡…………嘿,神荼 这不你吗 ,   嗯,确实帅,可惜像个死人一样,白瞎了这好脸………。”
          

             “ 走了  。”神荼打断了安岩的话,站起身来。
                 

                
            “哎,干嘛,等等我”

          “   去找你的死因,你死后失忆,必不能转生,麻烦。”
             
      “    好呀好呀,我都缠着你四天了,总算有动静了,我们快走。喂,你有想法吗?”安岩从椅子上一跃到鞋柜上,倒吊着偷瞄神荼的小细腰。”

       “先去琴房看看,你在遇见我之前在那里”神荼绑好鞋带,直起身推门。

        “然后呢~”
  
        “…………”
   

       “哎,理我一下。”

      “喂,神荼”   

       “还在想……”

    “   呵呵,那你耍什么帅。”

【荼岩】夙愿

      神荼第一次见到安岩的时候,他正蹲在琴房的绿萝旁看叶子上的水珠一滴滴下落,笑的真傻,神荼敲着琴键这样想到。    

        安岩在琴房里飘了好一会了,绿萝上有只瓢虫总翻不身来,傻乎乎的真有意思,给他郁闷了几天的心情带来了一丝乐趣,不过更有乐趣的事情来了,居然有人这么晚不回家,在这里一遍遍弹曲子,这是一种多么执着…:…多么无聊的态度啊。秉承着 把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心态安岩果断飘过去拿这位忠实的琴友取取乐子。

           神荼觉得自己可能见到了所谓的精神病人,那个家伙在琴房待了一天了。从早上人来人往时便爬在台子上扯着幕布玩,这都曰暮西山了他居然还在这里……听他弹曲子,如果仅是多个观众也没什么,毕竟在晚会几千人面前表演时他也是瘫着一张死人脸的。可这位听众显然不安现状,听了没两分钟就乐癫癫的跑过来敲敲琴架,做做鬼脸。更有甚者干脆一屁股座到他身边,用手指去戳他的脸,神荼忍着打开那只居然还有点白嫩嫩的爪子问
                   “你干吗?”
                     “你能看见我?”
                    “…………………”
                    “ 你真能看见我?”安岩兴奋的声都变调了
                    “………………能。”
                    “卧槽,太好了。”安岩从椅子上一下蹦起来,他有一种想高歌一曲的冲动,回头想和这位仁兄分享一下喜悦,却发现他盯着自己。安岩拿他四百多度的合金狗眼打赌他在这小屁孩的眼中看到了鄙夷,安岩顿时觉得自己身为成年人的自尊受到了打击。


              

段子

1. 又一次任务结束,胖子组织了一次庆功宴。安岩禁不住他们的再三邀请还是带上神荼去了。酒过三巡后大家都放开了,会里那帮小丫头因为不是战斗种类,所以平曰除了搞搞后勤之外就只能聊聊八卦,好不容易有次聚会,还有帅哥,妹子都把安岩团团围起来,左一个‘小哥哥,有女朋友了吗’右一个‘小哥哥陪我玩吗,把安岩弄的手忙脚乱。其实场上帅的不只是安岩一个,可罗平已有主了,江小猪长的勉强可以,乃何圆润过度。至于神荼,他确实帅的一比,刚进来就有不少妹子偷瞄他,有几个胆大的上去搭讪却屡屡碰壁后,那些丫头便把注意力全放在安岩身上。 真心话大冒险是这种聚会的的标配,气氛活络起来后,不知是谁又提起了,大家便又玩了起来,本来安岩想借此去走廊里透透气,放个水却被进门的包姐堵了个正着,拉着加入了游戏。安岩平时运气不错,买个康师傅都能中个再来一瓶,今晚却倒了霉,没几把就中了标。安岩刚被妹子们问的发憷,果断选了大冒险,面对人群中被推出来的瑞秋,安岩耸了耸肩道“大美女,手下留情呀!”“好说。”瑞秋把一张纸递给他“就念这个吧。”安岩看了一眼,头都大了。“而且还要念给你通讯录上的第个一人听。”包姐也再一边补充着。 “通讯录……好啊。”安岩把手机找出来打开“哟,这么爽快,莫不是安岩你小子的女朋友”。一旁凑过来的胖子开起了玩笑。听见胖子的话安岩笑了笑“女朋友吗,算是吧”说完安岩便不理众人的起哄,对着手机开始念词‘哎呀,伦家生气了,要亲亲,要用小拳捶你的胸口’安岩念完,大家便笑成一团“安岩,你真逗”“小哥哥,好羞耻”。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安岩时,一个提示音突然响起,包厢里立马安静了下来。
       它来自一直在角落寂静如鸡的神荼,神荼拿起了手机走到安岩旁边,撩起他的头发,不顾众人吃惊的眼光,在额间一吻“嗯,不气了,亲亲”。
      

        妹子们仿佛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自此以后的聚会,安岩再也没了被搭讪的烦恼。